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可能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! 请使用这些浏览器。

如果您使用360浏览器,请切换为极速模式。 如何切换?

首页/ 国内时政

谁说农民不浪漫?看看秦巴深山农民的诗意人生

2019年11月01日  来源:半月谈

  一群秦巴山里的农民平日里忙完活计,不喜打牌,而爱吟诗写作,他们成立稻香诗社,展现扎根泥土的力量,歌颂身边的别样美好。

  “诗社第一次聚会,这辈子第一次野炊”

  “我要成立诗社!”“你还吃不吃饭了?”今年58岁的湖北十堰市竹山得胜镇大桥村村民陈欣荣,说起当年成立诗社被老婆骂过一顿。

  从小就爱舞文弄墨的陈欣荣,这几年对诗歌愈发上瘾,2012年找到得胜中学退休教师胡传宗以诗会友。2014年,胡传宗迁居江苏,陈欣荣又慕名找到70岁的退休教师夏启军探讨诗词。“最初的想法,就是组织志同道合的人,搞点儿文的,不能没事打牌喝酒。”陈欣荣说,几年积累下来,村上文友越来越多。

  2016年6月13日,这一天陈欣荣印象最深:他和70岁的夏启军、62岁的袁寿康、61岁的蔡金朝等人,组织一生中第一次野炊,也是诗社的启动仪式。有人拾柴生火,有人搭灶安锅,有人淘米做饭,忙得不亦乐乎。蓝天白云下,欢声笑语,吟诗作对,连同锅碗瓢盆的撞击声,交织成美好欢快的野炊交响曲。

  “大家像小孩子一样,站在山顶上,仿佛手可摸着天。”夏启军回想起来满脸笑容。这次野炊,大家纷纷抒怀,夏启军更是一口气写下八首七言古体诗。其中,一首绝句记录了这次野炊的不易:“少小不屑天柱高,老来方畏路迢遥。攀藤附葛岂易事,难比同行胆气豪。”

  几人老来疯狂的举动,在村里村外传开来。他们把诗歌印刷出来,一时间村民争相传看。

陈欣荣在介绍诗社刊物 李伟 摄

  “诗歌网友聊了三年,终于相见”

  引发轰动后,陈欣荣想“把事情搞大”。

  写下香甜咏菊诗句的粗糙汉子姜奎,如今给诗社投入几千元,并自愿成为诗社责编,修理摩托车之余,学着电脑为诗集排版。

  网名“淡抹初夏”的王璐,过去始终不露庐山真面目。每当陈欣荣等人有新作发表在QQ空间,她都会留言点评一番,也偶尔自创散文作品。这让陈欣荣看在眼里,总想拉她入伙,却因不知是谁,让陈欣荣等人猜了3年。诗社成立后一次偶然机会,“淡抹初夏”终于鼓足勇气正式亮相。原来,王璐正读初中的儿子也爱诗歌,为了给儿子树立榜样,王璐远离麻将,农闲就读读书,写写散文诗歌。

  另一位女性社友美编杨慧,则以歌颂春燕的诗句为诗社增添了不少阴柔之美:“暮春花落枝头翠,雏燕毛齐梁上欢。满纸春情付流水,一腔燕志寄长空。”在镇上客运站工作的朱志安,是一名党员,如今52岁的他担负起诗歌内容审定等工作。

  诗社影响力越来越大,诗集每期印数达到200本。从今年开始,镇上开始为诗社解决打印印刷问题,村上在村委会为诗社提供活动办公室,这让陈欣荣等人高兴之余,也有了压力。

  诗歌为时代之声,注入乡村振兴正能量

  得胜镇毗邻陕西,是古代“朝秦暮楚”之地,素有文化古镇的美誉。用得胜镇镇长汪金午的话来说,得胜有着崇文重教的深厚社会基础,这几年脱贫攻坚步伐加快,为稻香诗社的诞生,加了一把火。

  过去,陈欣荣等人忙于生计,把对诗歌的爱好藏在心底。如今,吃穿不愁步入小康的陈欣荣们,又把对诗歌的爱好掏了出来。

  《插秧》《晒谷子》《登山》《乡下人家》《送闺女一中求学》……从诗作的标题就可以看出来,诗社作品关注乡村生活、节气物候和个人心绪,富有浓厚的烟火气和朴实感,浓缩着这群秦巴深山儿女们茁壮向上的独特浪漫。

  如今,诗社成员琢磨格律,表示要远离“自由体”“顺口溜”。据不完全统计,诗社成员和积极分子创作古体诗词和现代诗歌1500余首,部分作品刊发在公开刊物。

  为给当地脱贫攻坚注入正能量,发挥诗歌扶志作用,诗社还出了《脱贫扶志我先行》宣传特辑,大家把自创的“恶劳好逸堪称懒,终日悠闲咋起家。纵有金银堆眼底,不驮不捡穷难发”等诗歌用毛笔写下来,在村庄张贴宣传。

  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大家虽然都是基层劳动者,但对生活都有自己的诗意追求。”夏启军的话最能代表这群人的心声。(记者 李伟)

  来源:2019年第20期《半月谈》

  原标题:《稻香诗社:秦巴深山里,农民找浪漫》

(责编: 时间)

网站首页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